aw-soup

本来不同的人可以待在不同的地方,拥有不同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。但是商业文明用非常简单,粗暴的逻辑把这种格局打破,它把所有人成功地挤到了一个地方(纽约、巴黎、上海),然后广告唯一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,最后把很多“自由人”逼疯了。
这种格局是如何被打破的?主要是通过现代媒体,例如:电影,电视剧,广告,这些现代商业表达方式。首先,把不同阶层的人群生态,完完全全地披露在所有人面前。然后,告诉大家要穿这样的衣服,开那样的汽车,住这样的房子…才叫成功。于是,多数人都被卷入。它给各种人许诺,只要你加入我们,只要你花钱,你就会过上这种生活。于是人们就被它支配,不断地工作,有财富,有价值,有前途。问题是这种价值观是否具有唯一性?所谓的许诺是否对所有人都具有现实意义?
反思:从垮掉的一代、嬉皮士运动,到现今不断升温的反工业化,反全球化。其中一个意思就是要反对商业文明供应给我们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。当中一些敏感的人,突然发现我为什么一定要进入这样的价值观,我不要进入这个系统,这不是我要的生活。我不是机器,也不是复制品。这里提到一位艺术家Andy Warhol,他的话语和他的作品,最能表达这种反抗。

aw-ml

“我喜欢无聊的东西,我喜欢一样的可以被不断的重复的事。”
“我的画从来不是我所想要的那样,但是我已经习以为常。”
“你仔细想想看,百货商店就是一个博物馆。”
“这个国家的伟大之处在于,在美国开始了一个传统,在那里最有钱的人与最穷的人享受着基本相同的东西。你可以看电视喝可口可乐,你知道总统也喝可口可乐,丽斯·泰勒喝可乐,你想你也可以喝可乐。可乐就是可乐,没有更好更贵的可乐,你喝的与街角的叫花子喝的一样,所有的可口可乐都一样好。”
Andy的意思是,在现代商业社会下,所有人都是一样的,相同的生活用品,相同的吃喝玩乐,连表情,甚至吵架时的语言都是一样的…我们都是复制品,摆放在百货橱柜里,被人消费。或者换个地方,比如街巷,公共汽车,办公室…我们无处可逃。Andy是无可奈何的,他的色彩是沉重的,甚至扭曲的,就像他自己一样weird。

%e5%85%b3%e4%ba%8e%e5%95%86%e4%b8%9a%e6%96%87%e6%98%8e%e7%9a%84%e4%bb%b7%e5%80%bc%e8%a7%82-1